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駱以軍:寫作是從假辨真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寫得頗用心,但最後一段淪為解說和記錄了。不過,比前進步了) 本報記者劉梓玲三月十五日訊

台灣著名作家駱以軍今於樹仁新傳系週會上表示,當代作家說故事的能力,取決於能否在被前人經驗充塞腦海的時代,仍能明辨真偽。

駱借王安憶的話「這一代的小說家,還有說故事的能力嗎?」帶出問題。駱稱,網絡使資訊無遠弗屆,甚至塞滿腦袋,作為說故事的人,說屬於自己一代的故事,「就像是從成千上萬偽扮成的、假的、山寨版的,分辨出來,那一個是真實的,那一個是真正需要去保護的」,他說,意指真正的價值。

駱指,現今的年輕人,腦海裡塞滿了資訊,電腦一打開,網絡無遠弗屆,甚至塞滿腦袋。不曾經歷,卻能看見世界大戰中,諾曼地登陸的畫面,雖不曾經歷世界末日,卻看盡了人類的哀嚎、恐懼、毀滅、恐怖的場景,就像《聖經》裡「啟示錄」說的火炎、爆炸、海嘨、天搖地動。他說,現時二十左右的年輕人,人生短短廿載所擁有的經驗,可能是上年紀的八十歲的老先生他一輩子的經驗的一百萬倍,因為1911年的一位老先生,他這一生所有的經歷,能說的故事,可能就那麼幾件。他稱,「我這樣講可能不跨張」。

駱說,(寫作上的)問題是,讓人說好故事的經驗,像大江健三郎筆下的,《換掉的孩子》裡,那遺失的弟弟,眼前有成千上萬冰雕假裝像他的小嬰兒。駱認為,作為當代的小說家,作為說故事的人,要說屬於自己世代的故事時,「就像是如何從成千上萬個冰雕偽扮成的、假的、山寨版的,分辨出來,那一個是真實的,那一個是真正需要去保護的弟弟」,他指,弟弟當然只屬象徵,也可以是指真正的愛,同情、憐憫。

《換掉的孩子》,大江健三郎二千年之作品,為悼念故友伊丹十三的晦暗人生作筆。《換掉的孩子》原為德國童話,概指民間漂亮的孩子被森林小鬼偷換成自己醜陋的孩子,女主角愛達排除一眾假象,尋找親弟的故事。大江是借喻好友伊丹的美麗靈魂被換,終致墮落。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