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駱以軍:故事從夢開始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記者:許家媛

駱以軍這個名字,香港人可能不太熟悉,但他是台灣著名的專業作家。昨午應邀到香港樹仁大學與新聞系同學作分享。駱以軍除了分享了他寫作的心路歷程外,亦勸勉同學要多看書及鍛鍊說故事的能力。駱以軍於分享會中面帶微笑反問同學:「你們這一代,還有說故事的熱情可能力嗎?」



駱以軍分享到,他有不少作品都是基於身邊的故事及夢境交織而成。他認為小說家的想像力很重要,而夢境讓想像力得以毫無限制地發揮。寫作源於夢,亦是個追夢的過程。駱以軍鼓勵有志寫作的年青人要努力尋夢,雖然以寫作為生難保生計,但仍應努力嘗試不輕言放棄。他分享道:「其實寫小說這件事,是要動員到一個夢。幾乎就像人類想要把一個火箭發射到外太空去,然後它慢慢漂離出太陽系,離開星體,進入到太陽系以外的時空去,然後它帶回來的信息,這可能對當時發射的那批人是沒有意義的,但這就是小說。小說他整件事就是一個夢。」


保身計易 保質素難

駱以軍去年以作品《西夏旅館》獲得了由香港浸會大學文學院舉辦的第三屆紅樓夢獎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是首位獲得此獎的台灣作家。但駱以軍並非一開始寫作便平步青雲,他自嘲剛開始執筆寫作時只會模仿張大春、朱天心等名作家的寫作風格。當時誤以為每天埋頭寫作便是個作家。當然,單靠版稅並不能維持生計,所以不少作家要做些兼職以保家計。但是既要寫作,又要兼顧兼職,往往會犧牲了作品的質素。駱以軍概嘆:「當時同輩的朋友,有些當編輯,有些當教授。可是當你擔當某職業的時候,那職業對你便有特別的要求,或是教學研究,或是推銷行政,壓榨下來的優質創作時間不多。我覺得三、四十歲是個門檻,很好的小說家,到四、五十歲,他們交出來的作品,就稍為少一點了。」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