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駱以軍:追逐作家夢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095086 2011年3月16日 (三) 22:39 (UTC)


【本網記者黃宛彤三月十五日訊】作家路不易走。寫成一本暢銷小說,可以令窮人頓變富翁,但現實中能達到的人寥寥可數。駱以軍於台灣是享付盛名的作家,現於香港浸會大學任職國際作家工坊駐校作家;捱過苦日子,終苦盡甘來,駱以軍用「夢」來比喻作家路,於樹仁大學師生週會上細說其歷程與體會。


寫小說如追夢

由寂寂無名變成台灣著名作家,駱經歷過各種高低起伏。回想數年前剛開始成為作家,書籍只賣一、兩千本,駱坦承「感覺不容易,有幾年比較辛苦,不能糊口」。婚後要負責更大的開資,駱唯有當兼職,直至後來《壹週刊》找他,事業、收入才漸入佳境。駱形容寫小說像是一個夢,很難追遂,而且需要花上很長的時間,常常會遇到低潮,但儘管如此,駱還是說:「一定要保持運動員般的精神一直寫!」

在低潮時期一度患上抑鬱症的駱,現時仍有吃藥治療,但控制病情已愈來愈得心應手。「年輕時心急想成功,但年紀大了,對自己身體的理解多了,知道太急進就會慢下來」。駱續說,在寫作的歷程裡,上半部是「個性取決」,由性格決定一個人是否適合當作家,而下半部則是「自律和反覆訓練」,需要靠自己努力以及筆墨的磨練來取勝。


台作家難生存

台灣書業發展得有聲有色,書店和咖啡廳隨處可見,但駱謂「本土作家的生存空間被擠壓」。部份歐洲地區實行「借書補貼」,假如作者的書籍在公共圖書館被借閱,有關方面會提供補貼給作者彌補銷售額;駱認為這是一個先進的概念,支持台灣傚法。駱續說,香港的作家非常有活力,潛力「深不可測」。他指香港的地方雖小,但值得去騰空家中一角來放書,因為書籍是珍貴的物品。「書不只是訊息的載體,而是物質性的時間的停頓。」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