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駱以軍:香港作家最有活力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095157 2011年3月15日 (二) 22:36 (UTC)

[本網三月十五日訊] 兩岸三地的作家多的是,可是有多少作家可堅持自己的作家路?曾勇奪多項文學獎的著名台灣作家駱以軍,昨出席樹仁大學新傳系周會時引用王安憶一問,「你們這一代的創作者還會說故事嗎?」,帶出雖然在香港實行純文學並不容易,但卻是兩岸三地中最具活力的一群。

記者/ 李婉瑜

一直在台灣寫作的駱以軍,最近在香港浸會大學國際作家工坊的駐校作家。他指,這一代的年青人活在資訊爆炸的年代,每天可從互聯網上接收大量資訊,可以足不出戶而知天下事。「雖然年輕人未曾經歷過世界大戰、天災人禍等經歷。不過憑著互聯網豐富的資訊,年輕人腦海裡、生命裡所擁有的經驗,可能是一百年前,一個八十歲的老爺爺、老太太經歷的一百萬倍。」但他指,這些經驗大部份會壞死的,所以年青人必須謹慎選材,說值得說的故事。


對於香港能否在純文學發展,駱以軍表示這並不容易。「香港給我的感覺是一個極度資本主義的城市,其純文學市場本身較細,要發展的話回比較艱難一點,它現時只靠一些老前輩的同人雜誌在支撐。 」他又指,比較大陸、台灣和香港三地的作家,香港作家算是較有活力的一批。「香港是一個深不可測的地方。我覺得在過去幾年,香港好像找到一種文學雜誌跟社會補足,可以說是建構起其他的讀者群。 比起台灣,香港的脈絡感覺是更優美、纏綿,更吸引別人進來讀。」


不為銷量改風格


作爲台灣著名作家,駱以軍認爲青年難在台灣走作家路。他解釋,即使是有天分的作家也需要約十年時間,讓他們的作品成熟。但現在台灣的情況是,二十七、八嵗青年作家建立家庭後,經濟壓力頓增,他們難以在文化市場小、銷量低的台灣,靠那微薄稿費養家。他說:「在台灣文學市場,有好多『二千本小說家』(出二千本書的小説家),只要他們想,都可以出書,即使不是寫暢銷作品也可以生活下去。書報社的買書量亦一直有上升趨勢,可是因爲全球化趨勢,暢銷的往往是《追風箏的孩子》、《哈利波特》等外國翻譯小說,進一步把那些當地作家的空間給擠壓掉,讓不少人中途放棄作家路。」但他強調,他並不會為作品銷量而改變自己的寫作風格。


作者生涯如球賽


駱以軍愛看球賽,更以球賽中的上、下半場比喻他的作家生涯。他表示,在上半場,因爲他神經質的性格使他成為了小說作家,而下半場時他則不斷訓練自己,強逼自己作出改善。「我以前是一個對自己沒信心,易神經質的人,但因爲我個性跟真實世界格格不入,促使我成爲小說作家;其後,我強逼自己改變性格,跟不同的『老大哥』抽煙喝酒,聼不同的故事,把塵世中不同生活經驗累積起來,建構不同的故事。」


成爲作家的代價,就是使他患上抑鬱症。但他卻淡然面對說:「此病難以根治,每年都會發作,每次發作就是一個月,現在只要一病發就吃藥,就像感冒時要吃藥般平常。」他更以籃球員米高積遜為例,指出即使是出色的運動員也有休息,否則難以維持運動員生涯。當他一病發時,就會把它就當是休息機會,平行自己的工作及休息時間。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