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高志森:創意要最新、最好、最特別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高志森:創意要最新、最好、最特別

假使你沒看過電視劇<<鱷魚淚>>,也有看過電影<<家有囍事>>,周星馳其中一齣長春電影,假若又沒有,也有看過舞台劇<<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吧!若三者皆沒有,那你可算不上是香港人。上述三種不同的媒體創作,皆出自跨媒體創作人、春天劇團創辦人高志森之手。從事創作廿多年,他自有一套創作心得,但他仍謙稱有賴前輩啟發。


「觀眾不看翻印電影」

在電視台累積了兩年編劇經驗,高志森獲賞識晉身電影圈。執導兩齣電影後,他在某一埸合遇到當時80年代已晉身荷里活的華人導演吳思遠,他把握機會向吳請教,「吳導演,若我想在香港做導演,該怎麼做呢?」,他憶述當時吳笑稱好簡單,「人人拍的(題材),不要拍;別人不懂拍的、不敢拍的、不想拍的,總之無人拍的,就去拍吧!」 他自稱回家苦思了數天,還是覺得答案很虛泛,摸不著頭腦,更自嘲是否問得太愚蠢,但這個回答卻影響了他後來廿多年的創作。他加重語氣「第一個做的是天才,跟住做的是庸才,再跟住做的是蠢才,做到爛都仲做的是低能白痴!」 多年來他一直緊記吳導演的話「觀眾不看翻印電影」,繼而他領悟出創意只做三件事:「做第一個、做最好一個,或做與別不同的一個」。他解釋,若觀眾看了看海報,便哼一聲掉頭走了,即是他瞧不起你的戲,那部戲注定失敗。「送叉燒飯都不回頭,浪費我時間」。


「創意是元素的重組」

高導演口中經常提到的「恩師」,還有他尊稱嶺南創意大師的黃霑。他非常認同黃所提出「創意是元素的重組」的理論,他闡釋「將影印機和電話這兩個元素重新組合,我們有了傳真機」。他又指出排演的舞台劇<<劍雪浮生>>,都是揉合了任白戲譜、仙鳳鳴歷史、戲曲及話劇的元素。他認為創作人要不斷吸收新元素,又強調將元素重新組合就是創意。所以他又勸勉年青人不要太快批判傳統,愈懂得「創意是元素的重組」這話,就愈懂得包容各吸收。


投身舞台劇「我樂得自由」

電影事業如日中天,翻版影碟的出現卻氣得高志森毅然離開影圈,他誓言「把心一橫要往後的創作不能被翻印」,因此他投身舞台劇界,並於1995年成立劇團<<春天舞台>>。近2、3年舞台劇產量增至200齣,反觀電影年產量則由頂峰時期300齣下降至現時30齣。他唏噓的表示,「過去10年,電影界跌入惡性循環,無人願意投資,無人願意投放時間、心機」。

「合拍電影」的帶動下,香港電影業似乎重現生機,但高卻批評港產片只是跌入另一個深淵。他指合拍電影的劇本需經內地部門審查,有時需花上3至5年時間,「我實在沒興趣拍電影」。高曾夥拍許冠文製作一齣以內地農民為題的電影,劇本幾經修訂終獲通過,惜拍成電影後卻禁止播放,原因乃「電影拍成後的感覺不獲通過」,相隔十多載,高仍氣難平「連我的感覺都要審查,我怎麼知道你什麼感覺!」

他又指出,用3萬至3千萬都可以製作一齣舞台劇,但低成本電影製作如<<天水圍的日與夜>>也要花上1百萬,電影製作的靈活性遠不及舞台劇。更重要的是在香港製作舞台劇,劇本毋須審查,反觀澳門及新加坡等則需要,就此他滿足的表示「我樂得自由」,故此已對電影不屑一顧。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