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黃國兆大談執導《酒徒》的辛酸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網記者任穎琪9月21日訊】從改編小說到拍成一部電影,可謂障礙重重。更何況是新手導演加上首本中國意識流小說──劉以鬯先生的《酒徒》所拍成的同名電影。《酒徒》導演黃國兆今出席樹仁大學周會向學生們大談箇中辛酸。

尊重原著 保留「趕客」部份

黃指出,在原著小說中,男主角劉先生跟友人麥荷門有很多討論文藝的對白,若全盤將這些情節搬到銀幕上,觀眾一定會認為「口水多過茶」,吸引不了他們。但為了尊重《酒徒》這一部劉以鬯先生最重要的作品,黃認為,縱使「趕客」,也要保留小部份的文藝討論。

金錢限制 退而求其次

為了表現六十年代的環境,加插環境聲音及當年的歌曲是十分重要的。黃曾經希望加入幾首在小說中提及過的六十年代歌曲,唯購入一首歌的版權就要十萬元,故只能在網上下載幾千元就有很多首的替代歌曲。在小說內常提及電車,也因為沒有錢和資源去拍電車,所以從原聲帶中加入電車行走時的「叮叮」聲,以求營造六十年代的感覺。

香港沒有「一條龍」後期製作 

黃國兆直言,拍過《酒徒》方知香港電影製作是如此落後,他指出,製作的後期工序,香港並沒有相關的「一條龍」服務,影像調色的,跟將高清數碼影像轉作35mm菲林的,是兩間不同的公司,若做得不好,很容易出現「卸膊」問題。所以,以前比較有要求的導演會到日本作後期製作,而近十年,多數都會到泰國,一來比較便宜,二來服務態度比較好,工作人員比較專業。不過,由於《酒徒》煞科時,泰國政局不穩,黃最後得朋友介紹,發現台灣的後期製作亦不俗。換言之,台灣及泰國兩地的電影製作技術水準更勝香港,黃慨嘆,過往被譽為東方荷李活的香港電影製作已經褪色。

--095035 2010年9月22日 (三) 01:16 (UTC)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