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黃應士: 沒有新聞,哪有靈魂?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網記者12月11日訊] 通訊事務管理局廣播業務守則委員會主席黃應士,今下午於樹仁大學邵美珍堂參與香港樹仁大學「與「傳媒教父」對話」講座,黃認為,就算發了免費電視牌照,也不擔保一定電視台賺錢;黃的24年無綫生涯,令他意識到,新聞不只是電視台的要求,更是電視台的靈魂。

對於政府發免費電視牌照一事,黃認為一個七百萬人城市應該多些選擇。無綫及亞視反對,黃表示理解,「多個人分碟餸咁解」;但及後又說,理解他們的做法,不等於認同他們的做法。黃又強調,發了免費電視牌照 「唔包生仔」,不擔保一定賺錢,電視台的成功與否,都不關政府事。

自稱退休後,仍是新聞從業員的黃應士說,新聞不只是電視台的要求,更是電視台的靈魂,好壞是另一回事。他不認為不發免費電視牌是「政治壓力」。黃說「政治壓力」四個字太過濫用,「啊爺無咁得閒,邊個知啊爺諗緊乜?」;他說,不要政府少許處理不當就說是「啊爺施壓」。

談及記者薪金問題時,黃說,「無人做新聞係為咗發達」。黃認為,記者起薪點是偏低,但是外面挖人,就一定高薪。如是新人無論加入哪個部門都是這樣低,任人魚肉。記者兩三年後表現應該相當好,公司就應該調整相應的薪金,否則就被人「挖走」。他又說,發覺年青人記者不懂說廣東話,說話有懶音,「讀三隻字三隻字都讀錯,點請得落手?」

黃說,做一個機構的主管,要明智地用錢,「好似一次美國大選 派兩隊crew,用廿萬,喺一個記者一年的薪金」;又或是派一個「三唔識七」的記者去採訪莫言拿諾貝爾獎,又做不到當地的新聞故事回來,是浪費金錢,因為預算有限。

說到「紐約郵報」特約攝影記者看見有人落軌卻拍照引起的道德問題,黃認為,記者都是人,人本身就是應該救另一個人,「People first, Journalist second (成人第一,記者第二)」,但他又補充,他不可以下判決,因為他當時不在場。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