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黃應士:「阿爺有冇咁得閒呀?」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你的報道引述黃說中央不是延遲發牌的原因,因為中央沒空插手干預,但黃說了其他原因,包括申請牌照的商家都是商界人才,包括王維基、九龍倉、PCCW等,都是以賺錢為上的商人,不可能動用億計的投資來與中央對抗。黃應士這個推論,你也應該放在你的報道裡面。)


[本報記者劉俊鈺十二月十二日訊] 「阿爺有冇咁得閒呀?」黃應士一句反問句帶來全場哄笑,任職傳媒近五十年,人稱「傳媒教父」的他,認為電視牌照風波與中央壓力無關,並直斥港人對「政治壓力」一詞過於濫用。


牌照問題 剪不斷理還亂

免費電視牌照拖拉至今,議論聲音不絕,兩家現有電視台無線電視及亞洲電視均反對發牌。早前,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表示,增發免費電視牌照需要「按程序處理」,而現任通訊事務管理局廣播業務守則委員會主席黃應士直言「唔知」所謂的「程序」。他指出上任及現任通訊事務管理局都早已向特首「推薦」發牌,換取的只是政府的「無動於衷」。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系主任梁天偉反問,遲遲不發牌是否因為政治壓力。黃一反語調,認為市民多將政策不推,賴於「阿爺唔比」的理由,而「政治壓力」一詞已遭濫用,他更反諷「阿爺有無咁得閒」。同學問及發牌會否引起「惡性競爭」,黃應士反譏世上競爭全是惡性,不競爭只有合作。


薪酬偏低 主管策略出錯

在傳媒生活圈活了五十多年,從記者做到編輯,其後更任職高位至新聞總監,黃應士實為行內取理解傳媒生態一人。主持李家文博士指出,她於九七年入職無綫時當時初級記者月薪11000元,至今仍不變,傳媒人薪酬待遇問題令人不快,李更直言一名小學主任月薪更高達四萬多元,實難以明白何解記者「人工」不斷被榨壓。黃應士認為記者薪金偏低,全因新聞部主管財政策略運用不當。每年逝門會分出「一舊錢」予新聞部,但主管大多用於購買器材,然而器材必須一整套購買。而正因為如此多的器材購入,主管沒有「多餘」錢去提升薪酬。沒有機器的支持,於行內便比下去,因而新聞部採取低薪酬換取「高科技」器材。黃應士認為電視台亦減少派記者至外國,既可減少經費,又可善用人手。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