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115114 親身紀錄助拍好片 港缺乏提案文化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網記者任意行11月6日訊】不少香港人對於紀錄片的印象,或許就是香港電台的《鏗鏘集》或是Discovery Channel(探索頻道)的節目。但在不久的未來,你或許還會想到CNEX基金會。獲CNEX贊助的導演卓翔,認為新人要「拍片」,就要先拍記錄片。而基金會經理李詠茵則認為,香港少有影片提案的文化,但未來香港會有更多機會,讓有志拍攝者大展拳腳。


「點解我要拍紀錄片呢?」


CNEX的名字,取自Chinese Next (中國下一頁) 和 See Next (着眼未來),它由北京國際交流協會、臺灣蔣見美教授文教基金會、香港CNEX基金會共同經營 ,在不同的「年度主題」計劃下,贊助兩岸三地有志拍攝以中國人生活為主題的紀錄片人才。

受CNEX資助的紀錄片《乾旦路》導演卓翔,在今日樹仁大學新傳系周會表示,對於有志成為電影導演的年青人來說,拍攝紀錄片成本較劇情片低廉,只要一機在手即可開拍。而拍攝紀錄片亦能為日後拍攝劇情片累積素材。鄧認為,報紙等媒體所記載的只是「二手故事」,製作紀錄片則為拍攝人帶來「一手」材料、「真實」的個案,當拍攝人能以自身的角度作親身紀錄,這對有志拍攝劇情片的年輕人創作劇本將有所裨益。卓表示,許多人都掌握剪輯影片的技術,幾乎人人都可以「拍片」,但許多人都不願投資時間親身為劇情片尋找素材。卓認為,當每個人都掌握技術時,拍攝者更需要一個「不為人知」的故事,再深入分析,才能拍出與別不同的作品,讓別人認為有觀看的價值。鄧認為,拍攝紀錄片是可以坐言起行的事,當拍得越多,手握更豐富的故事時,才會比其他拍攝者「先行一步」,吸引觀眾。


香港沒有Pitching(題案)文化


CNEX基金會經理李詠茵表示,香港的紀錄片提案,比起中台兩地都要少。而背後原因,是一般香港人對Pitching(提案)一詞無甚概念。李表示,在香港,只有香港電台有外判節目給獨立公司製作,其他電視台都只會播放自家製作或買入現成節目。李指出,如Discovery Channel這樣的電視台,有百分之60至70的節目,都是通過外判製作而來。李憶述,她在英國求學時,認識一家專門為電視台製作有關中國文化節目的Production House(製作組),而這類Production House有時只得「老闆」一人,要待計劃通過,獲得撥款才能用手上資金組隊拍片。李認為,外國的Pitching文化催生了不少獨立製作人,反觀香港Pitching文化薄弱,在供求相互依賴的情況下,未必會產生如外國般龐大的節目需求。但李補充,這種文化精神對香港仍是重要的,因為香港電台正在擴充頻道,加上將來本港會有新的電視頻道,在更大的內容需求下,外判文化只會越發「犀利」。

故李認為,有志參與拍攝工作的年輕人,需更努力裝備自己,迎接踵而至的挑戰。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