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3/12/2009 黃仲鳴博士推薦 學生「自畫像」文章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目錄

看我如何探究學子的秘密 黃仲鳴

認識你自己 ——古希臘德爾菲神廟格言


二十二歲那年,我往某報求職,主事人要我即場寫一篇文章和譯一段《南華早報》的新聞。我寫的是《自畫像》,內容記不得了,總之是一揮即就。主事人看了,大為欣賞,破格即時錄取。這是我入報界之始。其他的應徵者還須回去等待「佳音」。


這段往事一直鑄在心底。在報界這麼多年,深信能寫得一手好文章,就是最佳的裝備。招考記者編輯時,就要他們寫一篇文、譯一段稿。轉教高等學府後,在課堂上,我每強調這一點,「強硬」要學子打好語文基礎。去冬上寫作課時,授完人物特寫技巧後,正想出題要學生發揮。一位女同學忽說:「不如寫自己!」


不錯!自畫像!往事刹那湧心頭,寫他人不如先寫自己!認識自己、剖析自己,從而認識他人、認識世界。於是在短短的一小時內,三十餘學子,齊齊揮筆。我仿佛回到當年,正是這個年紀,正在伏案,正在自描一番,正在渴望一份職業以解窮根。


記得九○年代中,在坊間買了一部歐陽湜的《中國文化名人自畫像》(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1995年7月),吸引我的就是「自畫像」三個字。書中的名人,都是現當代赫赫有名之士,如魯迅、巴金、郁達夫、茅盾、豐子愷、沈從文、徐志摩、張愛玲、林語堂等等,真個擲地有聲。活躍於方今文壇、學術界的,有舒婷、余秋雨、賈平凹、劉心武、陳平原等,都是一時俊彥。這部書收羅之豐,真不作他想。


不過,這些都是短章之作,正如編者所云,「顯然不足以勾勒出一個立體、豐滿的形象。飄落在每張自畫像上的,只是他們漫漫人生中一時一地的經歷、體驗或情緒的反映。歡樂與傷痛,貴在都是他們人生苦旅中跋涉後留下的真實足跡。」不錯,「自畫像」不同於自傳,自傳可以從頭說起,可以由家世說到種種經歷,甚至時代背景;「自畫像」不能,「自畫像」只是一幅「像」,只勾取他們生命長河中一個影子。書中有蕭乾一九三六年寫的〈憂鬱者的自白〉,也有暮年寫的〈八十自省〉,這都是一時的「像」。巴金的〈說真話〉,是經過歷次運動,和文革所受的煎熬後,才悟出「說真話」的道理;至如林語堂寫自己戒煙、魯彥寫釣魚,都是他們人生的一瞥。


名人行文,各有千秋。直敘、抒情、說理、幽默……最令我感興趣的,還是詩人流沙河寫的反諷。流沙河以第三身的筆法,來描述「這傢伙」,「這傢伙瘦得像一條老豇豆,懸擺在秋風裡。別可憐他。他精神好得很,一天到晚,信口雌黃,廢話特多。他那鳥嘴一九五七年就惹過禍了,至今不肯自噤。自我表現嘛,不到黃河心不死。」 這種「自謔」筆法,活生生勾出流沙河的形象:瘦、不屈、死硬到底;而他「鳥嘴」的「廢話」,當然不是「廢話」,只是見容不得當時的政治而已。


下課鈴聲響後,學子悉交卷,歸家批閱,不禁心喜。水準竟出乎我意料之外,全皆短短數百字,不少已將自己的「像」描了出來,加上對他們的印象,更覺其「真」。這裡抽刊的十五篇,俱各具特色,深得「像」的寫法。 課堂上有對孖女,教了他們兩個學期,始終分不出那個是大孖,那個是細孖。有同學說:「看頭髮啊,染色的是大孖……」但「老眼矇朧」,有時仍是叫錯名。看了她們的自描後,我以後就認得好「真切」了。


大孖寫她的「眼瞓樣」,細孖寫她緊貼的「五峰」,「起瘤的樹幹」;這種寫法,是「自暴其醜」,也是「自謔」;寫自己的「缺陷」,毫不保留,但卻非「自憐」,而是能擁有這種「缺陷」而「自豪」。筆法可取,意思可取。


另如李嘉雯的〈我是悶蛋〉,葉燕玲的〈長人如我〉,王慧珊的〈嬌小自白〉,雖亦流於「自謔」,「自我安慰」,然決非阿Q。


「自謔」外,就是「自戀」。堂上另有一「孖女」林佩琪,可惜未得見另一個,不知她們的長相是否難辨。林珮琪道出了孖女所遇到的「煩事」,但仍呐喊出「我是罕有的!」可見她身為孖女的自豪。


關潔瑩的〈我是孻『仔』〉,寫自己從小就是「男仔頭J,然非自謔筆法,而是自戀筆法,樂於繼續做「男仔」下去。黃玥婷的〈六玥的美〉,簡直為自己的「美」和「愛美」而戀戀不捨。


最後是「自娛」。楊偉聰是愛整蛋糕、愛書、愛寫作的「內向男孩」,很少見他「花天酒地」,只埋在他的「自娛」裡,每日就浸在這樣的生活,閒時煮煮茶。這種生活,令我想起周作人,希望他不會成漢奸。哈哈!


以下選刊的文字,都各具特色,是不錯的短小精悍散文創作,值得一看,不作點評了。慶幸沒有見到「自傷」的文字,在他們這個年紀,是不應也不該有的。我最大的收穫是,得知不少學子的秘密,將師生的關係拉得更密切。


「大孖病」楊慧姍

別人眼中的我,並不精神,經常一副倦意的樣子;又常在課堂睡覺,結果這種不時眼睛睏倦的特徵,被朋友形容為「大孖病」!


冤枉!其實我並不睏倦,腦筋不知多靈活,反應不知多快!上課時更沒有「釣魚」!然而,只怪我那雙沒神的眼睛,不知怎的,眼蓋總是提不起,連刻意塗上睫毛液的眼脻毛也總是喜歡向下伸展。每當眼晴向下瞟時,旁人看起來總是一副快要入睡的樣子,「大孖又好眼瞓了!」同學每每以為是這樣。


細看鏡子裡的自己,我的眼睛其實不算小,我如再睁大一點,雙眼也頗大的,還有典型雙眼皮,又黑又大的瞳孔,如此看來也算是不俗的一雙眼吧!然而,就是欠缺了那種睜起來的神釆和神韻。真沒法!


也好,沒有一雙明眸、沒有閃閃發光的眼神、沒有看起來很矚目的大眼睛,就只有那「眼瞓樣」;如此一來,不怕別人認不出自己,也成為別人分辨我和雙胞胎妹妹的特徵之一,我就是那位眼瞓的大孖!

「美麗的雙手」楊慧嫻

自幼看見媽媽纖幼的、滑溜的手,指尖像針一樣。反觀自己的手指,每個關節位都隆起,仿如起瘤的樹幹。媽媽的玉手是女士們的一對手模,但我偏偏遺傳了爸爸的基因。每看見自己的手,嘴角便如掛著千斤重的石頭,怎樣都翹不起來。


但在成長的過程中,漸漸發現我雙手的好處。有說指縫空隙大,財富容易流走,我緊緊一合,五峰密密麻麻黏在一起,只見峰頂的高低迭起。放在太陽下也透不了一絲光線。


再反轉掌心一看,每分每寸都有厚厚的肉地,所以把手托在腮下,是多麼的溫暖和有安全感。就因為這比人厚的肉墊,提起東西來都握得很實,想從我手中奪走甚麼,可不容易的﹗


當成長到會打扮的年歲,我發覺市面上有產品能為雙手化妝,指甲油、護手液等通通都塗在手上,便能使它更女性化,更為漂亮。


然而,經過七年在街市做粗重功夫,媽媽的指頭鈍了,皮膚粗糙了,如今她的雙手,我仍感到羨慕,還有一份感動;「勤力的手是最漂亮的!」這句話沒錯,幸而媽媽已把「勤力」的基因遺傳了給我。

「我是罕有的!」林珮琪

我很怕寂寞。也許是前世向上天許下願望,希望今世不會感到孤寂,因此,我從出世那一刻,就收到一份天下最好、最珍貴的禮物———我的孖生姊姊。她在我出生前六分鐘首先降臨世界,迎接我這個笨拙到不懂在媽媽的肚子裡翻跟斗、由腳先出來的「危險嬰兒」。「危險」的不但是對媽媽的生命造成威脅,還有我和姊姊因為太急著要來到世界,導致機能還沒發育完成,要靠機器的幫助渡過出世後的幾個月。兩個樣貌相似、體重同樣是四磅多的嬰兒在氧氣箱裡默默的為對方加油打氣,終於我們一起渡過難關,可以回家了!


孖生姊妹的確是比較特別,當中「同卵」的更是罕有。小時候,家人都會幫我們買同樣的衣服,設計同樣的髮型,這應該是大人眼中的「可愛」吧!別人看到我們,本來可以不覺得我們的樣子有多像,但看見一樣的造型,才覺悟要多留意幾眼。很多人會問:「誰是姊姊?誰是妹妹?」這些問題都很容易回答。但問到說:「你們會覺得對方很像你嗎?父母會把你們認錯嗎?」這兩個問題久而久之便感到煩厭。如果我說姊姊長得不像我,那好像我倆是騙人的,實際上並不是孖生。有些人更一直問:「哪裡不像?你覺得誰比較漂亮?」這些具挑戰性又設有陷阱的問題真教我啞口無言。如果我說姐姐長得很像自己,那不是很奇怪嗎?看到姊姊就像看到自己,不就變成有兩個自己同時出現嗎?又有人問:「你們真的會有心靈感應嗎?」我心裡想:誰知道心靈感應是怎樣呢?世上從沒有研究說明過,誰知道心靈感應是否真的存在?


不過,既然我和姊姊是罕見的一族,當中的關係難免會比較親密,默契也會比其他姊妹強。如果別人問我:「你喜歡孖生嗎?還是想做普通的『正常』姊妹?」我會回答:「什麼都不重要,只要媽媽在孕育和生產的過程少一點痛苦就好了!」

「我是悶蛋!」李嘉雯

我其實都不太了解自己! 星座分析說我是率真、活潑、很有行動能力的混合體。但我不太認同。一次與一位認識了十年的知己坐在天台談心,她告訴我:「我覺得你是滄海遺珠,在人海中你並不搶眼奪目,只會低著頭默默耕耘,只有用心去了解你的人才能明白你的好。」又有一個認識了九年的朋友在送生日禮物給我時說:「認識多年,連你喜歡什麼都不知道。」


也許,我是一位不容易被了解的人吧! 我是家中的長女,雖然只是比唯一的弟弟年長二十個月,但很小就學會了獨立、堅強,對於父母我會報喜不報憂,把心裡的想法過濾才表達。時至今日,坦白說與他們的關係還未算交心。不過即使我說出來,也沒有人願意聽,即使聽了也很多時沒有回應。我寧願不說!其實這很可悲,心事總鎖在心裡,隨着年齡的增長,埋在心裡的事一年比一年多了。 近年在家的時候更少說話,面部表情也隨着生活上的經歷繃緊起來。這怪不得朋友說不了解我,更有不相識的人因為我冷酷的神情,對我敬而遠之。


歇斯底里的性格讓我變得低調、文靜和嚴肅。所以我相信我是個悶蛋。假日我寧願獨自度過,在家裡上網、看書,又或者獨自到處逛逛,買東西、看戲,甚至唱K,這至少可以自由自在,又不用「左等右等」。朋友約會,我選擇性出席,因為我怕熱鬧人多的環境,即使見面說話也不多,所以我是不容易被了解,又或者話不投機半句多,潛意識要默默地等待真正用心了解我的人吧!

「『長人』如我」葉燕玲

我,一個平凡的女孩,長髮掛臉,有著中國人特色的扁鼻子,沒有櫻桃小嘴,幸好也不叫大嘴巴吧!也許別人認為我最大特色是擁有一米七三的高度——不少女孩羨慕的高度!高挑的身型的確可使我把衣裳穿得好看,但也為我帶來不少煩惱,排隊永遠是最後、拍照永遠是中間、別人總是認得我並說:「哦! 你是最高那個!」對於時常被不認識的人認出,我也分不清是好是壞,但總有一種「做了壞事後,第一個被人認出、被人逮著的一定是我」的感覺。


高挑的人總是給人一種酷、不易接近的感覺。也許被形容為「酷」也不錯。但明顯地我是社交溫和派,不喜歡孤獨、不喜歡被忽略、不喜歡一星期也接不到一個朋友的來電; 喜愛關懷的互動、喜愛被重視、喜愛玩「電話馬拉松」……我就是這樣一個喜歡依賴人的女子,所以我寧願自己能變得嬌小些,更容易得到別人保護!


從小到大,我仿佛少了別人是活不成似的!小學時,總是凡事依靠媽媽,她會叫我起床、預備早餐、準備校服、執拾書包、送我上校車等,為我一一打點好,連放學後也是一樣。即使是逛街也離不開她!也許是這種幸福造成了我依賴別人的個性。到了中學階段,這些個人整理的工夫也會自己做,但上學、小息、放學總想有人陪伴,而且我是一個不會自己逛街、看戲、去圖書館的人!


到了大學,人大了,經歷多了,大大小小的難題也要自己親手處理,人也獨立了不少,面對工作、學業、家庭各方的責任和壓力,少點決心、毅力也不成,但仍是貫徹「依賴精神」吧!總愛藏在熟悉的人堆中,也許有人會認為我麻煩,但這正正是我,一個性格和身高不成比例的女子!

「嬌小自白」王慧珊

身形嬌小,是眾人對我最深刻的印象。自小到大,別人叫不出我的名字,還能憑印象依稀記起我。雖然自己擁有比一般人矮小的高度,但也不無好處。


不足五呎高度,不知是否受身高影響,還是其他的因素的,總覺缺乏安全感。嬌小的身材令我感到失去一些優勢。不過有時候,當與比我高大的朋友站在一起時,有一種被保護的感覺即時湧上心頭,不安感驟然褪去。這不是阿Q,是實實在在的感覺。


有些時候,我總是被特別的看顧。朋友都說,嬌小如我總是像極他們的妹妹,因此很多時候他們都會挺身保護我,以免受到傷害。


人群擠擁的街上,寸步難行,我卻可以從人與人之間的縫隙閃身走過,來去自如,省去不少時間。


不喜歡的場合,不喜歡的人,我亦可快閃,不為人所注意。想來,我身為「矮人國」的一分子,可從來沒有「自卑」過。

「自由生活」楊偉聰

盛水、點火,將雞蛋溫熱數秒,時間不可太長。


牛油磚換去雞蛋,隔水蒸溶。


我小心翼翼將砂糖分量加進甜奶油,再用攪拌器打起至企身備用。


焗蛋糕只要按步驟跟食譜做,很容易。


將焗起的蛋糕切件,每件都沾滿巧克力漿和椰絲,再放上碟。數小時的辛勞便得到成果。

執筆、取紙,將靈感盡數紀錄,一個都不失去。


用文字表達情感,我一字一墨將意念詳細描畫。


寫文章只要每天用功,必有進步。


泡一杯清茶、看一本小說、吃一件蛋糕,我寫我想寫的,過無拘束的生活。

「改變」徐敏

留了九年的短髮,再見了!


幾個月前我走進了髮型屋,一心打算只稍作修剪。怎料認識多年的髮型師突然提議來個短髮造型。沒經多少考慮,我竟然「嗯」一聲,新的旅程亦隨即展開。


起初,我有點後悔答應了,心想:「還是跟他說不要剪短吧!」但又覺得自己多年來的皮樣子沒什麼改變,偶爾「勇」一次也很應該吧。想著想著,內心抗爭未有結果時,剪刀已經在我髮間遊走多時了。


看著剪刀卡嚓卡嚓,聽到心裡砰砰跳動,呼!終於完成了。看到散落一地的青絲,真的有點捨不得。但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被問是否滿意時,嘴巴回應了「嗯」一聲,心裡沒再猛烈跳動,只是不禁嘻了一聲。


突然變短髮了!真的短髮了!不單是家人和朋友們,有時自己也看不慣新的樣子。也許女孩子就是這樣,時常想著改變又不敢做,改變來臨時又不敢反抗,改變之後又想再復原,沒法還原便接受改變,然後再思索著下一次的轉變。


哈!很傻的性格吧?但沒關係。


長髮?明年再見!

「福氣」余詩敏

「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王側」,此詩句形容當年豐腴迷人的楊貴妃,絕不適合套用本人身上,而我唯一與她相提並論的,只有一對圓厚的耳珠。


有些人思考的時候習慣轉筆,有些人愛用手捲頭髮,有的喜歡用手指敲桌面,而我則喜歡用手摸自己的耳珠。我的耳珠既厚又軟,手指頭夾雜著人體分泌的油脂,搓著搓著,感覺十分舒服,亦能幫助腦細胞活動,好像能搾出一點智慧,一點創意似的。


曾聽說,耳珠厚代表有福氣且長壽,就如佛祖一樣耳珠長垂。當然我決不能與祂相比,但亦慶幸自己的福氣尚算不錯。我自小生活在一個普羅階級家庭,一家四口雖窮,卻是樂也融融,父母兄長均視我如珠寶,我亦對他們感恩圖報,循規蹈矩。有時半夜夢迴,我會忽然感到害怕,害怕這些福氣或會因疾病、因意外而如煙般從我指間溜走。


我明白生命無常,亦明白人從天命的道理;但明白並不等於接受,我不希望福氣離我而去,唯有向上蒼、向諸神、甚至是自己的耳珠祈求,讓福氣伴我一生吧!

「沙」吳敏芳

「我是甚麼?是萬世沙粒中的一顆,石頭大這麼多,我是會喜歡這個我。」張國榮這首《我》不只唱出了他的心聲,也道出了現在的我。


二十一歲,坦白說,我並不特別。在街上隨意一看,或許會發現有不少類似的人。我就像沙粒一樣,平凡而且渺小。這種想法,看似悲觀,但人類又何常不是平凡而渺小呢?世界上有千百萬顆沙粒,但又有多少是完全相同呢?毎個人平凡的背後,藏了一個獨特的自己,靜待別人的發現。我也一樣,不要問人為何如此平凡。只是你沒有用心觀察,沒有用一粒沙看破這個世界來的本領。


縱然渺小,但我仍喜歡這樣的自己。

「我是孻『仔』!」關潔瑩

也許,厭倦了媽媽的堡壘;也許,對外面世界感到萬分好奇,我,是一個早產嬰。


救護車趕緊前往醫院,媽媽躺在床上呻吟:「好痛呀﹗好痛呀﹗」頭部終於露了出來,護士為了鼓勵媽媽,便對她說:「嘩﹗嬰兒面相英俊,將來不愁沒有老婆呢﹗妳再用力一點吧﹗」可是,媽媽心裡暗叫不妙,已經有兩個兒子,再添一個,豈不是三個臭皮匠﹖護士用力一拉,媽媽的疑慮一掃而空,「原來不是『臍咕叮﹗』」護士尷尬笑說。


三個孩子中,我是排最尾的,又是女兒,父母及兩位哥哥自然對我呵護備至,即使哥哥與我共同犯錯,我也可以「逍遙法外」。


讀書時,我喜愛跟哥哥的朋友耍樂:踢足球、玩四驅車、甚至打架……媽媽看了,頓覺心痛說﹕「為何不與鄰坐的女同學玩洋娃娃呢﹖」那時我一頭短髮、性格豪爽、言談粗鄙,一點也不像女孩子﹗不過,我就是這樣。


人們常說﹕「三歲定八十」,「男仔頭」始終改不了,媽媽就當自己有三個兒子吧﹗

「自己」葉詠恩

本以為寫自己很容易,可是再三思量,發現自我描寫也有難處。


雖然自己對自己應該是很了解,可是,自己對自己也往往是最不了解。且嘗試以別人眼中的我進行自我描寫。


中學任教文學科的老師說過,我帶點王熙鳳的影子。有讀《紅樓夢》的,必定知道王熙鳳又叫鳳辣子,集香辣、潑辣、毒辣於一身。我承認自己甚具她那「潑辣」的影子。


作為榮國府的管事女主人,王熙鳳的性格固然開朗豁達,她出現在哪兒,哪兒就會有熱鬧;本人亦如是,擅於交朋結友,又喜歡說話,遇上任何人都很會口若懸河。


鳳辣子又喜歡表現自己,事事爭風頭。我亦如是,喜歡表現自己。以前參加跳舞和戲劇演出,看著台下的觀眾為自己歡呼鼓掌,難以用筆墨表達當中的興奮。


當然,我不可能盡似王熙鳳,至少我的懶惰令我不可能成為王熙鳳。我害怕追名逐利所費的心力,也吝嗇於花費計算別人的心思;我也不渴望重大的責任落在自己的頭上,因為當中的壓力絕對難以承受。


我是一個玩樂主義者,並不是說我不喜歡工作,而是工作是令我步向享受的階段,因此非要努力不可!


就外貌而言,雖稱不上美女,但看起來算是活潑大方,加上喜歡交朋結友,可見自己應該沒有選錯科、入錯行。我,可是一個公關人才吧。

「周靜文」周靜文

周靜文,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名字,單是鰂魚涌,就不知有多少個「靜文」。


據了解,靜文這個名字是她母親命名的。原意猜也猜到,就是希望周靜文將來能成為一個既安靜,又斯文的可人兒──就是那種蓄長髮、穿裙子、腳踏高跟鞋、手挽小巧奪目的手提包,含羞答答的那種美女。


可惜事與願違,現實中的周靜文性格外向好動,特別愛笑,而且笑得厲害。分貝高,頻率更高,全身也會因笑而搖晃。單看她的字跡就知她為人爽朗、不拘小節嘛。


有段時間周靜文特別愛在清晨六時聽收音機,起初是為了聽天氣報告,後發現節目時間短,加上是兩位年輕男DJ主持,風趣幽默,題材新鮮,於是在一次衝動下,撥了一通電話到電台,不着邊際說了些無聊話。她清楚記得,那天是二零零三年五月一日,沙士尾聲,心想她大概沒有朋友會在六時起牀吧,更不會在六時扭開收音機吧!


對周靜文而言,那是一項偉舉,更一次畢生難忘的經歷。何出此言?當天晚上,她出席了一個朋友聚會,有個不太相熟的男生走到周靜文面前,告訴她,他當天早上在睡夢中聽見她嘈吵的聲音,原來他晚上沒有關上收音機的按鈕。他說,他這麼肯定是因為她的笑聲實在太獨特。


是的,全港雖有數以萬計的周靜文,但只有一個「靜文」才擁有一把獨特的聲音,分貝高得像沈殿霞的聲音,笑法又有點像梅小惠,笑容是胡杏兒式的。但周靜文只有一個,那就是我!

「六玥的美」黃玥婷

六月出世的我,大概也跟夏天的性格差不多:熱情、活潑、開朗、也愛說話,最重要的是愛美!


我有一份跟美麗有關的職業,它把我以上的性格都變得更強了。它亦讓我更重視我的儀容。從前,我雖也覺得自己愛美,可是不會像現在這樣,連做功課也要提及美。追求美麗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跟別人分享美麗成了我工作的目標,也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其實我不覺得自己十分美麗,可能是我的父母從來也沒有如此讚美我吧!所以從前我也不那麼在意。但是現在我肯定自己一定比很多人美麗,因為我看到街上有太多不打扮的人了。俗語也有說:「世上沒有醜的女人,只有懶惰的女人。」在打扮方面,我一定不是懶惰的,所以我一定不是醜。更重要的是,豐盛的人生裏,一定要有愛、有生活,有美麗。所以美麗對我是如此重要,我會一直追求它。我就是那樣一個愛美的六月女生。

「她與他的選擇」何玉宜

固執,可以說是我的標記了。從小到大,決定了的事物,便會堅持下去。即使身旁的朋、家人怎樣規勸,也不會「停下來」,直到自己跌到「粉身碎骨」也毫無怨言。所以我往往氣得母親十分厲害。這一次,我便把她傷害得最嚴重的一次。


每個少女都渴望愛與被愛,當我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感受到幸福正在圍繞著我,然而背後已掀起暗湧。當我向母親表示「我戀愛了」,不但沒有得到她的認同,反而是強烈的反對。


反對原因是他跟我身分懸殊,她認為將來跟他未必合得來。於是,我跟母親鬧反一段很長的日子。「身分懸殊」?在我眼中一直都不是一個問題,中五畢業與大學生戀愛不是違反了社會規範,最重要的是對方如何對待自己。


我堅持我的決定。那段時間,母女關係陷入冷戰狀態,要結束這狀態,只有兩條路選擇:分手或被接納。最後,母親態度軟化,開始慢慢接受了我們,因為她知道我是不會分手的,不會聽她的意見。


現在回想起來,我也真是太固執堅持了,竟可如此「叛逆」母親。但亦因為這份固執堅持,我能夠跟他有十個月的快樂日子,而且會一直下去。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