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CNEX:不畏懼中國媒體審查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你應該介紹一下CNEX是什麼樣的一個基金?它又如何贊助中國青年導演拍攝紀錄片?申請撥款的程序如何?這些你都要稍為向讀者解釋一下。否則,讀者不會明白CNEX如何可以「否決紀錄片」,或「不會單純因題材而否決紀錄片」。李詠茵不是CNEX的發言人,寫稿不要搞錯人名和職稱,切記。此外,你的報道中提到了好幾齣紀錄片,只有《中國門》和《1428》你有稍作介紹,其他如香港的《子非魚》和《乾旦路》,你卻一個字都沒有描寫,讀者可能不明白導演如何「拍攝香港紀錄片為他提供了一條橋樑讓他認識香港」。)


【本網訊】中國內地媒體監控嚴密,不少人都認為在中國拍攝或報導是極為艱距的工作。CNEX(Chinese Next and See)發言人李詠茵稱不會單純因題材而否決紀錄片,而是根據人物獨特性而決定。如故事獨特,CNEX將極力支持發行工作。

CNEX(Chinese Next and See)是一家推廣華人紀錄片的非牟利組織。有見不同地方人士對中國內地現況均出於好奇,CNEX希望與世界接軌,告訴各地人士中國人的現況,將華人的特色彰顯出來,期望引起社會迴響。如《中國門》紀錄了甘肅高考生奮鬥讀書的情況;《1428》中四川地震災後的情形,這都紀錄了中國華人近年的寫實生活。

CNEX無懼中國審查

在仁大新傳系「紀錄片提案與分享」講座中,不少人質疑,中國媒體監察嚴謹,CNEX在發行時必定會遇到困難。李詠茵否認這點。她解釋,CNEX會觀察該紀錄片的主角是否值得拍攝,而去決定是否支持該紀錄片。如曾有紀錄片名為《天降》,記載中國不時有火箭試驗的殘骸掉落民居,又如《地陷》紀錄中國豆腐炸工程。CNEX在聽完此提案後,固然認為這題材較為敏感,但卻相當吸引,同時這也是民眾該知道的事情,所以CNEX堅持協助該導演進行拍攝,紀錄中國不為人知的一面。李續說,即使中國不能播,在世界各地、香港也能播,故會絕對支持發行紀錄片工作。

提案為發行重要渠道

CNEX基金會經理李詠茵指出,提案中現今紀錄片集資和發行的重要渠道,紀錄片導演在提案中將自己的想法和片花(即該片在未上畫之前嘅精華片段)與評審分享,評審便會對該片給予評價。李詠茵說:「在問與答環節中,評審會將紀錄片想帶出的訊息說出來,導演將會更明白自己的創作路向。」

香港外判文化漸強大

李詠茵指出,來自中國的提案大比數拋離香港人,主要原因是香港缺乏拍攝紀錄片的文化。不論是電視台或是電影界,只有香港電台有較多的節目外判,其餘的紀錄片都是收購回來,並非港人制作。她又說,外國會擁有較多獨立電影制作人,其創作藝術文化相對較高。香港將來會有多的數碼頻道,她展望將來外判文化將會越來越強大。

提案內容因地域而異

在提案內容方面,李詠茵提到各個地方的環境文化都各有不同,故此紀錄片亦有所差異。在台灣,民眾公民意識比較強,故提案內容都是走「小資主義」的。在一些發展中國家,如中國內地,制作人提交的提案內容會比較沉重,就如《1428》一樣。「在香港,大多提案都是走人物為主導的紀錄片。」由殖民地到現在,社會發生了不同事件,尤其在這兩年遞交提案的內容更為明顯。如《始於足印》中,可透過紀錄社連人士而觀察整個社會的變化。

提案需清楚選材價值方向

同場的《子非魚》導演黃肇邦表示,在提案前必須要知道自己的紀錄片想帶出的訊息,選材的價值方向必須清楚。他笑說:「當時我的評審是楊紫燁老師,大家互相分享想法並給予意見,氣氛和睦,不存有攻擊性,在香港可謂相當難得。」

《乾旦路》導演卓翔指出,他與香港連繫很弱,拍攝香港紀錄片提供了一條橋樑讓他認識香港。他提出制作紀錄片前必須問到的問題:首先,理解制作紀錄片的目的;另外,誰是觀眾?最後,為什麼別人要看此紀錄片?清楚知道此三條問題的答案便可著手制作。


--115018 2012年11月7日 (三) 00:08 (UTC)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