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回到那遙遠的夢鄉 撈起一個沉澱的美夢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在2010年9月23日 (四) 01:22由Hksit (對話 | 貢獻)所做的修訂版本
(差異) ←上一修訂 | 當前修訂 (差異) | 下一修訂→ (差異)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回到那遙遠的夢鄉 撈起一個沉澱的美夢--105103 2010年9月21日 (二) 23:18 (UTC)

回到那遙遠的夢鄉 撈起一個沉澱的美夢

你的文字相當不錯,如能加強對細節的了解,以及寫好導言,會很出色。比如導言的寫法可以用「沉澱了的美夢可以再撈起嗎?《酒徒》的導演就可以。今天,他帶著戲中女主角溫碧霞,在樹仁大學,說出了《酒徒》從小說到電影的一場美夢。」另外,十二年是黃說的嗎?為什麼是十二年而不是十年?還有注意一些細節,比如為什麼他沒有用六十年代的經典名曲呢?要說明那是因為版權費高昂的關係,而且,用來代替這些音樂的創作人,不一定知名度低,只是收費低而已。但音效非非出色,我就很喜歡那種京劇混雜爵士樂的風格,很合六十年代的調調。另外,「蘊」釀不是薀。以及不要用「和學生分享」的字眼,最後,你的文章寫完了嗎?因為缺一個句號。) 

本網記者歐曉淇九月二十一日訊〕 資深電影工作者黃國兆先生應樹仁大學邀請就「《酒徒》从小說到電影」一題進行分享,講述當中製作改編電影的苦樂。著名影星溫碧霞小姐亦同時現身會場,與學生一同回顧拍攝歷程的點點滴滴。


一「長」電影夢

黃國兆表示《酒徒》對於他來說是一場夢,一場發了十二年的夢。想把《酒徒》這部小說改編成為電影念頭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是一個精心部署的構思,他說,早在十年前就向《酒徒》的作者劉以鬯買下小說的版權,那時候雄心壯志、意念滔滔,卻因個人的私事,不得不將拍攝計劃無限期擱置。

夢非夢,向現實低頭

十年的時間非但沒有將黃國兆的耐心磿光,反而激發他要拍好這部改編電影的慾望。2006年,黃國兆決定重新籌劃《酒徒》的拍攝工作,在尋找幕前幕的工作人員及拍攝場地、製作背景音樂和服裝道具的時候,方才驚覺資金不足成為他最大的制肘。他語帶無奈地表示「電影也不外乎是一門生意」,拍攝一部電影每一個環節也牽涉資金的投入。不過,黃國兆稱他遇上很多「有心人」,跟他一樣同様對電影這門藝術有熱誠,願意支取「友情價」參與《酒徒》的幕前幕後的工作。

於心無愧

黃國兆表示《酒徒》只有三百萬的資金,但整個製作的過程絕不馬虎。他說,演員及工作人員的薪金可以「慳」,但在不能「慳」的地方則唯有逼於無奈地以低成本的形式作妥協。他舉例說,電影的拍攝時間由原來的二十四日大幅縮短至十六日,而電影場數則由九十九場減小至七十多場,以降低拍攝成本。另外,背景音樂又由原先屬意的六十年代經典名曲,改以一些知名度低的創作人你創歌曲作替代。他承認,這種種的妥協的而且確無法使《酒徒》完美地呈現於觀眾眼前,但他已力臻完美地將完著的整體感覺和氛圍表達出來,無愧於劉以鬯先生和一眾寄以厚望的觀眾。

雄心勃發

他又指在過去三次《酒徒》的試影會中,得到普遍影評和觀眾的呼聲,令他鼓舞不已,同時亦信心大增,拍攝《酒徒》續集《賭徒》的意念已在腦海中薀釀。

苦盡甘來

另一位嘉賓,溫碧霞小姐亦毫不吝嗇地向在場師生分享了飾演黃太太一角的感受。她指為了全神地演釋此角,除了熟讀劇本外,亦需要拋卻本身的個性和價值觀,投入令她陌生的低落情緒,以將黃太太的慈悲可憐的感情觀盡情展現。她笑言,為此可謂吃盡苦頭,卻又十分值得,因電影最後贏取了大眾的口碑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