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失憶令人更清醒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在2011年12月15日 (四) 06:29由Kflee (對話 | 貢獻)所做的修訂版本
(差異) ←上一修訂 | 當前修訂 (差異) | 下一修訂→ (差異)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網記者關中平11月29日訊】失憶,可能只有萬分之一機會遇到,更何況一下子喪失了19年的記憶。香港青年交流促進聯會總幹事陳俊濠在樹仁大學表示,失憶後遇到的困難重重,一切重新開始,並立志要用青年影响青年。

多聆聽青年人

陳從事多年義工及青少年社會工作,他認爲現今香港青年人似海膽,外剛内柔。對著外人時,會竪起一根根刺,態度兇狠,但其實内心很容易受傷害,尤其是有意從政的青年。陳表示,政府官員往往忽略了他們的意見,再加上青年人海膽般的性格,造就近期粗魯政治文化。

他覺得官員應多聆聽青年人意見。他們肯站出來發聲,姑勿論是否對政府有幫助,即代表對社會議題有熱誠。若果無心,他們寧願呆在家裏打機,或者「HEA」。

我好鍾意碧咸

零三年一次交通意外,使陳喪失了十九年的記憶。失憶後,後遺症不斷—暈眩、嘔吐、失眠……有半年的時間未能睡上一好覺。然而,樂天的陳視這些為上天的恩賜。;沒有了以前的記憶,使他腦袋更清醒,思考自己在未來到底該做什麽。這些後遺症,他都安然渡過。可是,陳覺得更難接受的是如何再次融入社會。

出院不久,他懷疑自己的性別。因爲很喜歡足球員碧咸,在英國留學時,房間貼滿了一堆他的海報,他開始懷疑自己是一個女人。他分不清到底自己是一個喜歡女人的男人,抑或是一個喜歡男人的男人。除此之外,陳亦分享回到香港後,曾經有不少前度女朋友找他,可惜他根本無法認出,結果反被女方大罵一頓。而且剛回港時亦難以適應這裡較快的生活節奏。這些這些,陳認爲比後遺症更難去適應。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