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演戲與生活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在2019年10月22日 (二) 18:08由195006 (對話 | 貢獻)所做的修訂版本
(差異) ←上一修訂 | 當前修訂 (差異) | 下一修訂→ (差異)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網記者李悅10月22日訊) Dumb Youth 電影導演及製作人麥曦茵和Dumb Youth 演員盧鎮業今日出席樹仁大學演講演時指出,要在電影創作中進行自我發現與自我療癒,電影可以幫助創作者通過演員來緩解自己生活中遭遇的傷痛,演員也可以通過對劇本的錶述細緻觀察生活細節再現角色。


盧鎮業在演講開始的時候即說明,麥曦茵是一位很有特色的導演,她並不採用普通導演的對戲方式,而是將演員分開單獨對戲,並且分享給對方,這樣可以更好地傳遞演員的個人特色,使現場具有隨機性的同時,也有利於多人物多線條結構的人物關係發展。盧鎮業最初是以編輯的姿態進入電影界,也發現會有很多的文本並不被商業界所接受。處於二十出頭的我們,總有一種不能名狀的失敗落魄感,可是互相之間的依賴成為我們可以繼續走下去的精神支柱。演員與幕後不同,演員的輸出可以更大程度的包含自己的生活情感以及個人經歷。他提出,每一個人有不同的心聲,演員就好像是一個收納員,幫助別人訴說他們的心聲。但是演員不能通過劇本以固有的方式思考,不同的人可能會用自己不同的方式處理相同的問題,更需要演員細緻觀察多元的世界來發現差異。麥曦茵也表明自己雖然曾段時間離開電影界,可是並沒有終止對於電影文本的思考。她提出,在生活中會遇到很多不同的問題和難以避諱的障礙,我們太容易將問題變成問題,使得我們沒有辦法接觸到更多的人,但是電影可以使我們接觸到更多的年輕人的生活和心態。她認為電影使人與人之間不再是恭維的關係,轉而在工作的演員關係之外,衍生出一種朋友的關係,而了解年輕人的生活以及態度,可以更好地了解他們對演戲的看法。生活有很多的不確定性,電影可以幫助我們透過事物認清自己,進而透過事物療愈自己的傷口和感傷。她表明,觀眾面對愛情關係的一些戲劇性思考和反應需要跟上創作者一起,跳出在社會中一直被灌輸的陳舊觀念,人們有能力去思考和反駁,不能被一味灌輸。麥曦茵提出最重要的是,做創作的時候,創作者要很真誠地做自己,也要很真誠地面對自己。


對於成功講演的標準,麥曦茵提出,好看的作品未必是商業上的成功,但是商業上的成功也未必能夠達到藝術上的標準和價值。盧鎮業則表明,透過電影看到萍水相逢的路人的生活軌跡是創作的重要目標。


對於觀眾市場大小和情緒失控以及新星導演之間關係而言,麥曦茵表示,八十年代的香港電影具有量多但是質廉的問題,現如今觀眾市場萎縮,需要群眾提高眼界,增加參與感。至於情感投入,她提出並不是人都會經歷相同的事,並不是每個人都會將自己的情感投入到創作之中, 也並不是每個創作者都會帶著情緒去處理作品的。而今的電影拍攝的主題內容都是對社會的真實反映,與台灣在幾十年前拍攝的都是小電影和文藝片同理。盧鎮業則表示,作為世界版圖的邊角,受到東南亞世界觀眾市場和經濟水平的巨大影響,香港電影界已經沒有辦法回頭了。香港正處於電影的轉變階段,雖然產量不高,但是有越來越多的新興導演願意真心地表露自己的內心想法。


對於香港觀眾會否因為更關注情感電影,導致創作者只能去內地或台灣工作一問中,盧鎮業表示,香港市民對於小作品和小品電影的接受程度其實一直都很高。創作者本身渴望就是能夠受到更多觀眾的關注和交流。麥曦茵認為與不同地區人都會有溝通與交流,創作更想要的是交流本身,而不是為了合作而合作。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