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討論:由導演角度談談本土電影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不錯的嘗試,可以多看一些類似的文章的寫法,寫多了就會駕輕就熟了.

https://www.hk01.com/%E9%9B%BB%E5%BD%B1/235141/%E9%9D%9E%E5%90%8C%E5%87%A1%E9%9F%BF-%E5%B0%8E%E6%BC%94%E6%AD%90%E6%96%87%E5%82%91%E9%81%B8%E7%94%A8%E6%99%BA%E9%9A%9C%E5%AD%B8%E7%AB%A5%E6%8B%8D%E6%94%9D-%E4%BB%96%E5%80%91%E6%9C%89%E5%BE%88%E5%BC%B7%E7%9A%84%E4%B8%80%E9%9D%A2


本網記者 梁薾心


《十年》和《樹大招風》是近年成為城中熱話的本土電影,更分別獲選為第36與3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這兩部電影的導演都是歐文傑。

歐文傑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導演系,現為本地電影導演、編劇及壹傳媒《壹丁目》影片平台顧問總監。他曾監導《十年》方言篇、《樹大招風》葉國歡篇和有關特殊兒童的《非同凡響》。除此之外,他亦參與過《單身男女》和《高海拔之戀II》之編劇工作。歐文傑更曾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最佳導演、台灣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等多項提名,以及香港影評人協會最佳編劇等獎項。

導演和編劇的收入和生活如何?

現時很多年輕人對未來的憧憬就是可以獲得數萬元的月薪和成功購買樓宇。對於成為導演能否達到這個目標,歐文傑笑言未必可以做到,除非得到家人的協助。

他舉例指《淪落人》是一套耗資三百二十萬的電影。導演及編劇陳少娟在完成劇本後,沒有想過要獲得一元的導演或編劇費。演員黃秋生亦沒有想過要獲得一分一毫的片酬。正正是這樣,《淪落人》才能成功製作,並獲得千萬票房。但是片主只能取回約三十個百分比的票房收益,一千萬票房只有三百萬可以補貼回製作成本。《淪落人》這個例子甚至已經是業界相對成功的個案,可見做導演不容易賺很多錢。

歐文傑再舉例指,在泰國拍攝的《出貓特攻隊》拍攝成本為一千五百萬元,在香港拍攝的《淪落人》拍攝成本為三百二十萬元。兩套電影的戲票價錢相同,但成本卻相差極大。這足以反映香港電影製作者的人工相對微薄。更甚的是韓國《屍殺列車》的製作成本等同於香港整個電影工業一年的製作成本。

去年,香港更迎來近十年多電影產量第二少的一年,全年包括合拍片只有五十多套本地電影產生。亦即代表最多只有五十多個導演有機會拍攝作品。歐文傑指出,十多年前香港的導演會有三百多名會員,近三年更有八十多名新進導演。爭取拍攝電影的競爭十分激烈,每年有很多導演因沒有電影拍攝而沒有收入。導演的生活舒適嗎?不言而喻。


電影人的出路


不論是想成為或已經成為導演和編劇要遇到的困難都很多,生活問題、電影製作問題、費用問題等等。


歐文傑另指,電影工業現在希望生產更多高成本和多人參與的製作,以吸引更多觀眾與提高就業機會。他更直言,大眾會希望看一套耗資一億元製作的電影還是使用一百萬元製作的電影?必然是製作成本較高的。


因這種種原因,電影人尋找了新的出路-拍攝合拍片。而合拍片即指由兩個地方或以上的製作單位共同製作電影,就如香港與中國大陸。耗資過億製作《無雙》便是其中的例子。


除了用低成本製作電影和製作合拍片,歐文傑認為,電影人可以尋找不同渠道如賣到不同電視台、飛機、電影網站如Netflix,甚或製作電影光碟去發放作品。而《十年》便是賣到了Netflix和製作了電影光碟。

「送審」好嗎?

歐文傑初入行時也曾習慣把劇本「送審」,因為若通過審核即表示可以獲得內地的投資,有更多資金製作電影。但他終於因為不能習慣這種模式而放棄「送審」。

政府早前提出「五項措施」以表示支持香港電影,歐文傑指,當中固然有利有弊。利是與內地合作製作電影,因有更大市場可以獲得更多電影製作資金。亦可以促進中港兩地的電影業發展。長遠來說更可以增加合拍片的產量。弊則是劇本必須在拍攝前送上中央宣傳部審查。這正正是很多電影人,包括他自己都不想看到,亦不想行的路。

導演對年輕人的寄語

《十年》的製作成本為五十萬,而由於電影的五個部份各有不同導演負責,所以每個導演只有十萬元去製作。但歐文傑表示,《十年》的製作成本雖然低,還要用兩年時間完整地完成製作,但卻是他製作電影以來給予他最多金錢回報的一次。


歐文傑再指,《樹大招風》由簽合約到創作再到正式完成製作用了五年時間,當中更只有一年薪金,其餘四年即使沒有酬勞也要全職工作,過程是大眾難以想像的。但過程中他獲得了最大的回報,在創作上有很多得着。

電影人要看的不是金錢上的回報或是獲得甚麼獎項,而是要着重過程,從每一次的製作中學習。

歐文傑指,他三十歲時剛剛簽約製作《樹大招風》,三十一歲銀行存款餘額歸零,要靠幫小朋友補習去維持生活。但他認為,做自己喜歡的事就要全力和盡力地做,真正喜歡一樣事情就是願意為它作出犧牲。年輕人必定要認清自己所真正喜歡的事,鼓起勇氣走出自己的路。

個人工具